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江南的花瓣
江南的花瓣

江南的花瓣



  江南的雨水还是比较多的,看见窗外的雨水,就是那么一丝丝的,无声无息的融化了自己的心。点点雨丝在前面的湖中,留下的一圈圈涟漪。在配上水中的荷花,细雨微笛,荷花清香。若是如此,更是一种怡然自得。


  面前是一副未完的绢绣。细密的针脚,陈色的木桌,窗外,是湖面的美景,我扒着窗口,就那么将下巴放在窗沿上。湖水不同于江水那么的汹涌,它比江水多了一种安静,若江水是以武艺着称的纵横侠客,那么湖水就是讲求太古儒风的谦谦君子。两个各有各的好。父亲的府邸就在湖上,他是这 里的望族,家产丰厚。记得小时候还经常在湖面泛舟玩闹,那时的雨丝柔美,现在的雨丝也是柔美,只是感觉不像小时候的那样了。


  那个人此刻在哪?他始终都是穿着那身白衣,丰神俊朗,细细的看看,好像是来自于和田的羊脂玉,温润,优雅,无数年的雕琢,终于让他现世。只为让我看他一眼。顿时感觉苍生不负。他叫秦音,字苏白,是鼎鼎有名的才子。一身白衣,让他给我的感觉是清亮,但又不透明,在他身上,秘密很多。想要去探索,但也没有任何机会。记得曾跟父亲说想嫁给他,却被父亲冷声呵止。这更是好奇,但是父亲却不跟我说任何关于他的事情。


  湖水微微泛着雾气,荷花莲叶,青红交叠,似乎风情无限,闺中的我每天只能看着湖面发呆,有时刺绣,稍一恍惚,看着面前白娟,忍不住想起他。好好的一针,又给刺歪了。


  索性歪着就歪着吧。他就像是微风一般,初入眼,便入了心中。或者,哪一代,都不缺才子,但是佳人却少之又少。我知道我不是佳人。


  也罢,就这样吧。如斯温文才子,看一眼便已是知足。


  恍惚中,一身白衣,是平淡还是张扬?


  如风的人,怎会为我驻足?


  秦音的温润,令人想到西边的那个日渐强大的强秦。虽然不曾动,但是一只猛虎在西方盘踞,无声的磨着爪子宣告着他的存在。在某些方面,老秦人和老秦一样。再更多的方面,雄壮凶猛,但是老秦同样,也诞生出一个个才子。


  所谓君子如风,便是这般的说法吧。


  第一章:藏剑西湖


  这里的天空始终雾蒙蒙的,来此三年的秦音到现在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天气。就是跪坐在席上,一手拿着竹简,另一手则是轻巧的捏着一个茶盅。修长白皙的手指,捏着楚地特产的晶陶。微白色的陶杯,被更加白皙的手指捏住。青绿色的茶汤,泛出氤氲的热气,整个房间,泛出茶香。在他对面, 一个高大男子,一身的阳刚之意显现出来,很显然,他不喜欢跪坐的这种姿势。


  白阳,字从尘,是一个侠客。秦音的好友。威猛的身材,曾经在北方燕地军队中抗击北方匈奴。不知怎的,选择离开燕国。白阳想了想,索性直接坐在席子上,也不学对面那个温柔男人那般做作的姿势。他学不来。只要知道自己是谁,现在又要为何而战,就够了。知道的太多,反倒更麻烦。


  “从尘,怎么不适应这的天气。”秦音的声音好似两个玉器的撞击声那样的清脆,入耳之后还微带着一种出尘之气。


  “我不在楚地久待。”白阳从桌子上的果盘中拿起几个梅子放在嘴里,酸甜可口。“更确切的说,不是因为你秦苏白,我甚至都没打算来楚地。”


  “楚地太和平了?”秦音放下竹简,将手朝着空气中一握。一声刺耳的破风声响起。“从尘,你太好战了。”


  “不好战?向你这样在楚地,过着这样的日子?”白阳的声音中透着冷意“和平没什么不好,但是在这种乱世上的和平不过是水中楼阁而已。”


  “我见过。”


  “见过什么?”


  “水中楼阁。”秦音修长的手指指向南方。轻声道:“向南走,三十里,楚地季氏一族的府邸,建立在湖水之上。”说着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“已经存在一百五十余年。”


  秦音站起身,推开了窗子,看着窗外蒙蒙的细雨。


  “从尘,你只道这是一个乱世,殊不知,这个乱世,和平才显得更加珍贵,珍贵到了,你不敢接受它。”


  “乱世又如何,这一点弥足珍贵的和平,值得我接受。就好像季氏一族的水上楼阁,纵然随时会被覆灭,但也证明它存在过,这片乱世持续了太久。久到了我们都忘了和平。”


  白阳看着背对着他的出尘身影。眼中闪过的落寞道“你在逃避。这片乱世,你只想要享受的和平,却看不到更多的人在苦难中度过。”


  听到白阳这句话,秦音的大笑声显得苍凉。


  “从尘,我问你,你这么说,但是这个乱世,你能结束吗?我们拼尽全力的用武力来保护别人,劫富济贫,但是到头来还是没有半点用处,这个时代,你用了全力,但却扭转不了任何局面,能够了结这个乱世的人,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军队,和气魄。”


  “但是,我们一个都没有。劫富济贫,侠义之名,被我们掠夺的人的富足难道就是被风刮来的吗?那是他们祖辈的努力,却成全我们所谓的侠义?”


  “从尘。”秦音背靠着窗户,背后是江南的烟雨。微微的雾气染在他的白衣上,俊 脸隐藏在窗口的阴影中,只有那一对闪烁的星眸盯着白阳。


  “放弃吧,这个乱世,不论你我,都出不了力。”


  “苏白,你为何如此肯定?”白阳轻声反问道


  “我们的武力虽强,但是平定天下,要的力量可不止是武力。何况,我们没有那个争锋的资格。从一开始,我们就是被淘汰的那一种。”


  秦音的声音添了一声落寞。轻轻的走到白阳面前,白皙的手捏住他那布满粗粝老茧的手。问道“这些年,你在外面应该也很累吧。看到我的房间,我就知道你有疑问,问吧。知无不言。”


  白羊感受着久违的温润手掌。咽了下口水道。


  “剑呢?”


  “被我扔了。现在的我,不需要剑。”秦音璀璨的双眼盯着白阳。温润的手指轻抚着他的面庞。终于,如玉的脸庞凑到白阳面前。一对绛唇吻上白阳厚实的嘴唇上。两人搂抱在一起。亲吻着对方,几年不见的离别之情尽数化在两人的长吻中。


  良久,唇分。秦音温润道。


  “那把剑纵然很锋利,但是我觉的,比它更锋利的,是你。白阳,这么久不曾见面,一见面便开始质问。我很难受呢。”


  ……


  秦音的身体泛着白玉般的光芒,赤裸的身子上面寥寥几道伤痕,却破坏了这具身体的美感,不过世间也没有完美的东西。只是,在他眼中,只有一个完美的存在。白阳的皮肤不似秦音那般洁白,但是却透着一种强健的气息。在这气息之下,那遍布身体的疤痕凭添了几分魅力,却又令秦音看的心疼。


  “果然,你身上的伤又多了。”PS重拾腐文,顿时感觉整个天空都放晴了好多,果然还是腐文才是王道,男女,虐恋,重口,女女都发过了,再发一篇腐文,供各位恶心一下。想吐槽尽量吐,反正我也不听。


  秦音柔软的手指抚摸着一道道伤口。


  “现在你是不疼了,但是我的心又疼了。从尘,你身上伤口越多,我心上的伤口越多。你的一切,连着的是我的心。”


  白阳轻轻的将面前的玉人搂在怀里。声音中透着一丝柔软。


  “苏白,我也很想你,只是你这几年,变得太大了,我再也想不到你是当初的那个纵横剑客了。”


  白阳粗重火热的呼吸吐在秦音的锁骨上,秦音的身子泛起微红。


  “白阳,我想和你过和平的生活,那种不需要剑的生活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一滴滚烫的泪水滴在白阳的身上。


  纵然知道他不会放弃,但还是努力的想要说服他。秦音已经知道他的回答。无声的沉默,不代表着默认。却是一种坚决的否定。


  久别重逢的两人,各怀着心事。但是都牵挂着对方。


  秦音感受着从菊道中久违的痛感和火热的坚硬,温润的声音发出一声低吟……和着江南的雨,两人赤裸的身子,粗重的呼吸,都是在诉说的对于对方的思念,和对于对方的关心。两具同性的身体,交织着,两人不同的声线,交缠着,如泣如诉的声音之下,窗外的雨丝好像急了一点。


  两人的身子痴缠在一起,深色的地上,两人的汗水交织着,似乎在说明两人的情谊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
  剑客纵然弃剑,也难以放下曾经的骄狂。书生纵然封笔,也没有人忘记他的情怀。侠客的退隐,却很容易被江湖忘记,一代代的江湖。一代代的遗忘。无他,只因江湖纷扰太多。


  第二章:凭栏一心剑


  窗外的荷花在雨中开的更艳了,有的时候真的羡慕那些剑客,无拘无束,潇洒自在。江湖上,应该有侠女的吧?


  江湖上应该是怎样的呢?争斗?儿女情长?还是血淋淋的残酷?据说那些江湖中的剑客们,往往都是气度非凡。只凭一支剑,用锋锐的剑锋沾血为画,江湖,就是那些剑客们用自己的剑画出来的。


  窗外的雨更大了,今天晚上,应该会下一场大雨,虽然,江南的雨很多,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柔美的雨丝。少有大雨。每年夏天,最期待的还是夜雨。坐在窗前,端一樽酒,闭上眼,仔细的听。朦胧中的水声,还有雨滴在梁上敲击着瓦片的声音。


  在这寂静中,雨声变得更有节奏,而我,在这里坐着幻想着江湖。


  听父亲说,江湖是一个试验场,尤其是乱世的江湖,所幸楚地还是一片平和,父亲所说的那些国家大事我完全没有兴趣听,我更想让父亲给我讲一讲江湖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
  而那时,父亲便会说。


  “江湖是另一个沙场。如果无力纵横,那就是碌碌无为。如果纵横,那就群起而攻。”


  剑客到底是什么样子?是不是真如别人说的那般强大?这些事情离我好远,只知道,曾经有人说过,剑客的眼里不是只有剑,但是剑客的心中却绝对有剑。


  第三章:静看花满天


  一番激情过后,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方。江湖的纷扰,此刻在江南的雨中,似乎被熄灭。但是,只待这点平静过后。江湖又会喧闹起来。


  白阳必须要走了。临走之前,两人纠缠了一夜。刚刚见到,又再次离别。两人的感情在肉体中交合着。一夜的大雨,两人的分别。两人都知道,此番一别,不知道以后还能否再会,或者再也见不到了。


  白阳看着面前的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。此刻他的眼神中的担忧之色,浓的根本化不开,只是他却没有做出半点挽留他的举动。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,好像和这江南,融为一体。


  “苏白,或许你说的是对的,我们没有力量决定这片乱世。”


  “但这片乱世,有我必须出力的理由。”


  “我们都是剑客,我们心中只要有剑,那么我们就是属于江湖。”


  “从尘,你知道的。我已经弃剑,我不想哪一天再因为你重新拿起剑。”秦音轻声道。


  “如果真的拿起剑,再放下可就难了。”


  白阳高大的身躯渐渐地凑近,双手环住秦音的身体。双唇霸道的合在秦音的唇上,品味着他唇舌的滋味。


  看着心中的男人的背影踏进江南的细雨中。宽厚的身子,在雨水中就像是倔强的竹笋,哪怕阴暗的土地将它封存,但是只要给它一个机会,它就会刺破黑暗的土壤,迎接新的世界。并一层一层的不断疯长着。


  恍惚中,又想起齐国春天时的花瓣随风飘洒,那时的两人,却用剑无情的刺破一片片花瓣。


  白阳渐行渐远,直到消失不见。


  到了槐花盛开的时候,秦音怅然的站在树下,看着槐花的花瓣飘落,一瓣一瓣,好似落在心头。


  没有人知道白阳到底怎样了,只是秦音,还是一切安好。只是等待着他的到来。

  【完】